七星彩近500期走势图|七星彩胆拖

現場丨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身體是痛苦的載體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梁辰 日期: 2019-04-04

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的中國首次個展于3月16日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開幕。這是自1988年藝術家在中國完成行為藝術《情人——長城》(她與情人分別從長城的兩端各自行走超過2000公里,在中點相遇,就此結束一段曠世戀情)后,時隔三十余年與這

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的中國首次個展于3月16日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開幕。這是自1988年藝術家在中國完成行為藝術《情人——長城》(她與情人分別從長城的兩端各自行走超過2000公里,在中點相遇,就此結束一段曠世戀情)后,時隔三十余年與這片土地的再次交集。本次展覽包括阿布拉莫維奇幾個重要創作階段的照片、視頻和裝置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更是首次在中國亮相。

自上世紀70年代開啟藝術生涯以來,阿布拉莫維奇被認為是20世紀最先鋒的行為藝術家之一。光社影像中心創始人王珺之所以選擇與阿布拉莫維奇合作,是源于他個人對藝術家的欣賞,“一般人把身體當作歡愉的載體,而她把身體看作痛苦的媒介,來喚起人們對身體極限的感知,也引發觀者對哲學、宗教和人性的深度思考。”王珺猶記得第一次看到阿布拉莫維奇的作品是上世紀90年代末在歐洲,當他看到藝術家用刀片在腹部切出一個五角星時(《托馬斯的唇》(Lips of Thomas)),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知道究竟要表達什么,卻被強大的沖擊力所打動。

策展方之一里森畫廊的上海負責人董道茲表示,此次展覽的初衷是希望觀眾關注阿布拉莫維奇40年藝術生涯的創作思維,而不是單純地把她當作一個明星。這次參展的八件藝術作品雖然數量不多,但卻完整地涵蓋了藝術家不同創作階段的代表作。

阿布拉莫維奇早期的創作用身體來表現生理的極限,同時也考察心理的承受極限,這些作品都散發著自我毀滅、痛苦和無情的黑暗。“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是不開心的。”這種不開心來源于藝術家孤獨而壓抑的童年。

阿布拉莫維奇1946年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生長在一個激烈的戰爭年代,父母都是支持鐵托的共產黨游擊隊員。她從小在軍事化的管理下長大,生活的一切都講究紀律和限制。這種精神的壓抑激發了藝術家尋求身心極限狀態下的自我解放和自由,成為她創作的內在線索之一。

《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年)

光社影像中心一層展廳的作品呈現了藝術家對內在自我的探索。作品《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年)由20件攝影作品以方形組合的方式呈現,記錄了藝術家的行為表演——赤身裸體,手中拿著一把金屬梳子激烈地梳理甚至是撕扯自己的頭發,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同時嘴里像念咒一樣重復著“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這個“懲罰式的儀式”展現了強加的美麗造成的痛苦,藝術家本人的解釋是,“對我而言,疼痛和血不過是美學的表達方式。我喊叫‘藝術必須美麗’只是一種嘲諷。無論是藝術還是現實都沒有必要美麗。”

《釋放記憶》(Freeing the Memory,1975年)

《釋放記憶》是阿布拉莫維奇在29歲告別故鄉貝爾格萊德時創作的三段式行為藝術《釋放》三部曲之一(另外兩段分別是《釋放聲音》和《釋放身體》)。這件作品僅由錄像做成。攝像機對準她后傾的頭,藝術家的眼睛盯著空白處,在這種姿勢下試圖背誦記憶中存儲的所有單詞。一個半小時后,她用完了所有的詞,行為藝術結束。這是阿布拉莫維奇第一次表演純粹的精神活動,試圖以此擺脫所獲得的語言。三部曲用完了她的聲音(以尖叫到她無法發出任何聲音的方式);放空了她的記憶(通過背誦她記得的所有詞匯),耗盡了她的體力(持續跳舞6小時以致身體無法繼續移動)。她使自己完全成為一個空的容器,準備進入人生嶄新的階段——與烏雷的合作期。

從1975年到1988年,阿布拉莫維奇和德國藝術家烏維·賴斯潘(Uwe Laysiepen),(又被稱為烏雷Ulay)一起表演,他們是親密戀人也是互相激發靈感的合作伙伴。和烏雷在一起后,瑪麗娜把肉體上的磨煉轉向了探討性別的意義和時空觀念。

《無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年)

二層展廳入口處的一組照片記錄了作品《無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年)的完成過程。它是這對藝術情侶合作的著名作品之一。阿布拉莫維奇和烏雷裸體面對面地站在一家畫廊狹窄的入口處,迫使觀眾側身從他們之間穿過進入畫廊。觀眾唯一可以自己決定的是,想面對裸體的烏雷還是裸體的阿布拉莫維奇。墻上的兩臺監視器實時拍攝觀眾從倆人之間擠過的過程。觀眾一進入畫廊內部,這件作品的主要部分就結束了。畫廊大廳的墻上,阿布拉莫維奇和烏雷用潦草的字跡寫下:不可預知。人們不可預知的行為就好比他們的審美判斷。不可預知是決定人類行為的重要因素。

《英雄》(Hero,2002年)

從1989年離開烏雷恢復單獨表演后,阿布拉莫維奇開始在作品中思考自己的個人歷史。她借由作品《英雄》(Hero,2002年)向自己的父母致敬。這部作品創作于藝術家的父親去世后,“我一動不動地坐在白馬背上,白旗在空中飄動。我就一直那樣呆著,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名女性的聲音在唱歌,唱的是她記憶中鐵托時代南斯拉夫的國歌。視頻的圖像是黑白的,因為我想要強調過去和記憶。”

后窗 / 現場 ON THE SPOT

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 身體是痛苦的載體

圖、文 梁辰 /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7

7

6

6

77

行為藝術家瑪麗娜·阿布 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 的中國首次個展于3月16日在 北京光社影像中心開幕。這是自 1988 年藝術家在中國完成行為 藝術《情人——長城》(她與情 人分別從長城的兩端各自行走超 過 2000 公里,在中點相遇,就 此結束一段曠世戀情)后,時隔 三十余年與這片土地的再次交 集。本次展覽包括阿布拉莫維奇 幾個重要創作階段的照片、視頻 和裝置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更是 首次在中國亮相。

自上世紀 70 年代開啟藝術 生涯以來,阿布拉莫維奇被認為 是 20 世紀最先鋒的行為藝術家 之一。光社影像中心創始人王珺 之所以選擇與阿布拉莫維奇合 作,是源于他個人對藝術家的欣 賞,“一般人把身體當作歡愉的 載體,而她把身體看作痛苦的媒 介,來喚起人們對身體極限的感 知,也引發觀者對哲學、宗教和

人性的深度思考。”王珺猶記得 第一次看到阿布拉莫維奇的作品 是上世紀 90 年代末在歐洲,當 他看到藝術家用刀片在腹部切 出一個五角星時(《托馬斯的唇》 (Lips of Thomas)),雖然不知道 她是誰,也不知道究竟要表達什 么,卻被強大的沖擊力所打動。

策展方之一里森畫廊的上 海負責人董道茲表示,此次展覽 的初衷是希望觀眾關注阿布拉 莫維奇 40 年藝術生涯的創作思 維,而不是單純地把她當作一個 明星。這次參展的八件藝術作 品雖然數量不多,但卻完整地涵 蓋了藝術家不同創作階段的代表 作。

阿布拉莫維奇早期的創作 用身體來表現生理的極限,同時 也考察心理的承受極限,這些 作品都散發著自我毀滅、痛苦和 無情的黑暗。“可以清楚地看到, 我是不開心的。”這種不開心來 源于藝術家孤獨而壓抑的童年。

阿布拉莫維奇 1946 年出生 于前南斯拉夫,生長在一個激烈 的戰爭年代,父母都是支持鐵托 的共產黨游擊隊員。她從小在軍 事化的管理下長大,生活的一切 都講究紀律和限制。這種精神的 壓抑激發了藝術家尋求身心極限 狀態下的自我解放和自由,成為 她創作的內在線索之一。

光社影像中心一層展廳的 作品呈現了藝術家對內在自我 的探索。作品《藝術必須美麗, 藝術家必須美麗》(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 年 ) 由 20 件 攝 影作品以方形組合的方式呈現, 記錄了藝術家的行為表演——赤 身裸體,手中拿著一把金屬梳子 激烈地梳理甚至是撕扯自己的頭 發,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同時 嘴里像念咒一樣重復著“藝術必 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這

個“懲罰式的儀式”展現了強加 的美麗造成的痛苦,藝術家本人 的解釋是,“對我而言,疼痛和 血不過是美學的表達方式。我喊 叫‘藝術必須美麗’只是一種嘲 諷。無論是藝術還是現實都沒有 必要美麗。”

《釋放記憶》是阿布拉莫維 奇在 29 歲告別故鄉貝爾格萊德 時創作的三段式行為藝術《釋放》 三部曲之一(另外兩段分別是《釋 放聲音》和《釋放身體》)。這件 作品僅由錄像做成。攝像機對準 她后傾的頭,藝術家的眼睛盯著 空白處,在這種姿勢下試圖背誦 記憶中存儲的所有單詞。一個半 小時后,她用完了所有的詞,行 為藝術結束。這是阿布拉莫維奇 第一次表演純粹的精神活動,試 圖以此擺脫所獲得的語言。三部 曲用完了她的聲音(以尖叫到她

《無量之物》(Imponderabilia,1977年)

《釋放記憶》(Freeing the Memory,1975年)

《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年)

潦草的字跡寫下 :不可預知。人 們不可預知的行為就好比他們的 審美判斷。不可預知是決定人類 行為的重要因素。

從 1989 年離開烏雷恢復單 獨表演后,阿布拉莫維奇開始在 作品中思考自己的個人歷史。她 借 由 作 品 《 英 雄 》( H e r o ,2 0 0 2 年 ) 向自己的父母致敬。這部作品創 作于藝術家的父親去世后,“我 一動不動地坐在白馬背上,白旗 在空中飄動。我就一直那樣呆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一名女性的 聲音在唱歌,唱的是她記憶中鐵 托時代南斯拉夫的國歌。視頻的 圖像是黑白的,因為我想要強調 過去和記憶。”

首次在亞洲展出的《瑪雅 舞蹈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Maya Dance)是藝術家 2016 年的最新作品,其靈感源于瑪雅 文明的薩滿舞蹈。阿布拉莫維奇的自畫像被精確地雕刻在透光的雪花石上,觀眾隨著位移,看到 的圖像在不斷變化。這件作品探 討了藝術家不在場的情形下,觀 眾如何獲得行為藝術的現場感和互動。阿布拉莫維奇曾將行為藝術定義為 :藝術家與觀眾在特定時空內的能量共鳴。如何在藝術家不在場的情況下保存這種能量的互動,是她最近在探索的問題。

關于這一點,王珺認為,行為藝術發生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內,讓觀眾直面藝術家的 創作過程,并由此產生能量的凝聚與交換,是有“場”的。行為藝術本身是一種能量的對話,攝影作為行為藝術的物質媒介,在捕捉瞬間影像的同時,將這股能量定格下來。就好比佛陀涅槃,即使再也無法示現真身,卻留下了舍利子,它同樣具有強大的能量。

《瑪雅舞蹈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Maya Dance)

首次在亞洲展出的《瑪雅舞蹈的五個階段》(Five Stages of Maya Dance)是藝術家2016年的最新作品,其靈感源于瑪雅文明的薩滿舞蹈。阿布拉莫維奇的自畫像被精確地雕刻在透光的雪花石上,觀眾隨著位移,看到的圖像在不斷變化。這件作品探討了藝術家不在場的情形下,觀眾如何獲得行為藝術的現場感和互動。阿布拉莫維奇曾將行為藝術定義為:藝術家與觀眾在特定時空內的能量共鳴。如何在藝術家不在場的情況下保存這種能量的互動,是她最近在探索的問題。

關于這一點,王珺認為,行為藝術發生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內,讓觀眾直面藝術家的創作過程,并由此產生能量的凝聚與交換,是有“場”的。行為藝術本身是一種能量的對話,攝影作為行為藝術的物質媒介,在捕捉瞬間影像的同時,將這股能量定格下來。就好比佛陀涅槃,即使再也無法示現真身,卻留下了舍利子,它同樣具有強大的能量。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2期 總第590期
出版時間:2019年04月2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七星彩近500期走势图 彩票中心 金龙客车报价及图片 pk10技巧实战 皇城黑龙江时时 必中计划免费版靠谱吗 贵阳麻将规则 期期期准幸运飞艇计划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体彩篮球算不算加时 原创稳赚包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