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近500期走势图|七星彩胆拖

專欄丨分裂的體驗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曾旻 日期: 2019-03-11

很多綜藝節目上常常會玩這樣一個游戲,一個人戴著耳機隔絕外界聲音,另一個人通過口型和身體語言向對方傳遞信息。這樣一個信息從A到B,直到CDEF……由最后一個人表達他所理解的信息。這個游戲的有趣之處在于,觀眾會看到,當去掉了語言作為信息的載體之后,信息在傳遞過程中,會以何種不可思議的

很多綜藝節目上常常會玩這樣一個游戲,一個人戴著耳機隔絕外界聲音,另一個人通過口型和身體語言向對方傳遞信息。這樣一個信息從A到B,直到CDEF……由最后一個人表達他所理解的信息。這個游戲的有趣之處在于,觀眾會看到,當去掉了語言作為信息的載體之后,信息在傳遞過程中,會以何種不可思議的方式被歪曲。

可是,對于還未掌握語言的嬰兒來說,人們的表情符號、肢體動作就是全部信息的來源,他們會如何理解人類的信息?這是我們每個人理解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則,以及人和人之間關系的最初經驗,可是它常常被人們忽略。因為我們幾乎都無法記得最早期的經驗,以至于我們認為那段經驗一點都不重要。

當我們被捂住雙耳,什么也聽不見的時候,我們從外界獲取的信息,在某種程度上會開始接近嬰兒。我們只看到他人的表情、動作和口型,但是并不知道他們嘴里所說的具體含義。這個時候,人們能夠感知到一些基本的態度,比如,這個人是關注我的嗎?這個人對我是友善的嗎?

從眼神注視里,從身體的前傾或后仰中,人們會有一個對于他人是否喜歡自己的基本判斷。這種判斷幾乎是天生的,無需太多后天的知識和理論,是一種直覺性的判斷。

但這種判斷可能是被歪曲的。心理學家Kernberg(1975)提到了一種心理防御機制,叫作分裂,即人們會把某些人看成是完全敵對的,而把另外的人看成是完全可愛的。人們之所以會對他人以分裂的方式去感知,正是源于我們生命的早期,復雜的語言系統還未發展起來,對他人的感知只存在這種“非黑即白”的好或壞。既好又壞的復雜體驗,需要豐富的語言符號系統才能生動刻畫,否則,我們在某一瞬間的體驗只存在好或壞,而無法容納同時存在矛盾的信息。

抑郁的人,就像是被捂住了耳朵,他們的感知系統常常會疲于應對復雜的外部信息。于是,外部復雜的聲音被簡化成一個簡單的信號——“你很糟糕”。你可能會疑惑,為什么不會是“你很好”這樣的信息呢?跟我想象這樣一個場景,你就會明白。

有這樣一位母親,她剛剛生產了一個小嬰兒,懷著激動的心情、天然的母性和對孩子真誠的熱愛,來養育他。可是另一方面,產后的激素紊亂也讓她有一些抑郁的傾向,同時生活的壓力令她感到窒息,夫妻關系也因為第三人的突然插入而變得有些奇怪。這一切讓這位母親對嬰兒的態度是既愛又恨。表現在行為上,母親常常會關注嬰兒的一舉一動,和嬰兒互動,給他哺乳;可是,當嬰兒哭鬧而母親無法理解的時候,她也常常感到沮喪和煩躁。

于是,在嬰兒的感知中,母親時而關注自己,時而厭煩自己,這讓嬰兒無法預測什么時候能夠獲得關注,什么時候會被忽視和嫌棄。混亂和不一致讓嬰兒感到失控,最終導向的依然會是“我很糟糕”的體驗。

成人的世界也是如此,沒有誰面對的是一個完全惡意的世界,也沒有誰一帆風順、從未遇到過挫折。只是,當一個人用分裂的方式,將所有挫敗看作絕對的敵意時,哪怕他經歷過順境,混亂狀態最終導向的也將是“我很糟糕”的體驗。

從“非黑即白”的狀態中解脫,整合這種分裂,就變得尤為重要。整合的辦法,就像開頭那個游戲的隱喻一樣,當我們摘下耳機,聽到語言中的準確信息時,誤解就消除了。當抑郁的人們打開自己的感知系統,捕捉外部世界準確的信息,將好的壞的都接收進來,整合成對自己客觀完整的評價時,“我很糟糕”的絕對化體驗就會逐步淡化,慢慢形成對自我更復雜、更完整、更豐富的認識。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12期 總第590期
出版時間:2019年04月2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七星彩近500期走势图